裴春亮:根植一方水土 造福一方百姓
发布时间:2015-03-10 00:00 CEO会 阅读量:2706

裴春亮深入田间地头,查看庄稼长势

建水库“不光淌水还要淌银子”

清、龙、泉、雨、海……在豫北的大地上,有着这样的一个村庄,村里辈分都按照带“水”的字眼儿排下来。缺水一直朴实的庄稼人想要解决的头等大事。

这个村庄就是辉县市张村乡裴寨村。现今,居住在这里的村民都用上了自来水,也不用再跑山路提水浇地了。而这一切的变化得从10年前谈起。

2005年4月20日,裴春亮当选为裴寨村村委会主任。一上任,他就暗自下决心:解决村民吃水难题。出资83万元,他为乡亲们打了一眼深水井,这也是村民第一次用上自来水。

打了深井水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村里用水难的问题。经过多次商议,村里决定自建水库。而裴春亮一人又自掏腰包投了5000多万元。

“你把钱放我这儿,我一年能让你的钱翻一番。”5000多万元投资一个水库,在裴春亮的朋友看来是一件傻事,劝他放在房产项目上做投资。

“大家只是关注我投了钱,但水库最终还是靠一万多村民手拉肩扛建起来的,可他们从没要过一分钱。”谈起修水库的初衷,这位耿直的汉子眼圈渐渐泛红了,“我这5000多万与他们的付出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。”

裴春亮反复叨念着:“俺村和附近村的人都上了工地,万把人啊,一干就是4年。很多人几个星期吃住在工地上,一趟趟地跑,一车车地运,全是义务劳动。”

5000多万、10000多人、4年时间……2013年年底,容水80万立方米的裴寨水库建成蓄水,干涸了千百年的山乡第一次出现了“平湖”壮景。

“还记得全年全省大旱的事情不?我们村可多亏了水库,同时它还解决了周边3个乡镇2万余亩农田的灌溉和3万多名群众的人畜饮水问题。”裴春亮说。

不仅如此,村里还计划依托山水,发展水产养殖、休闲垂钓等特色旅游,让水库“不光淌水,还要淌银子”。

“现在虽然不缺水了,但村子里的人还是以往那样,一滴水当两滴用。”裴春亮告诉映象网记者,村里搞的农业种植使用的是滴灌技术,“都是从以色列和日本那学来的。”

历尽千辛万苦,水库终于建成了,而它的后期维护像是一座大山,又压在了裴寨村和裴春亮的肩头上。

“后期水库的补漏和加固都是需要持续投入,这需要我们一辈辈去守护,需要依靠我们大家的力量。”裴春亮希望这座水库能永远立在那里,去见证裴寨村的变化。

地下水“亏空”我们“亏”不起

和水斗了10年,裴春亮也与水结缘了10年。今年两会上,他带来了8份议案和建议,其中两份是与水资源相关,“我重点关注了中西部农村水利基础建设和地下水超采的问题。”

据了解,我国农业用水约占全国用水总量的62%,由于农业用水短缺,一些地区农业生产主要依赖“以井保丰”,持续超采地下水严重,形成了依靠超采地下水实现农业丰产的恶性循环。

“以前,离俺村十多里之外打井,要很深才能见到水,而在水库建成后,人们提着水桶就能打到水了。”裴春亮说,这就是水库水涵养提升了地下水的水位。

对于地下水开采的问题,裴春亮已经调查、关注多年。

目前我国2/3的城市主要供水水源是地下水,很多地区地下水日益枯竭,全国已形成区域地下水降落漏斗100多个,面积达15万平方公里,有46个城市因为不合理开采地下水而发生地面沉降。

因此,他建议严控地下水超采,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生态环境,“我们要大力实施‘涵养+回灌’计划,通过河道自然下渗回灌到地下,加强地下水涵养,补充地下水‘亏空’。”

此外,他还希望政府能加大政策扶持力度,在农村因地制宜地建设雨水坑、蓄水池、拦蓄坝等雨水收集点来补充地下水。

水利工程“重”大也要“重”小

在长时间的调研中,裴春亮还发现了目前农村基础水利工程落后,特别是中西部地区,几近被人遗忘。

“以我们辉县为例,连接太行山几座大型水库的南、北干渠十几年前就完工了,但与之配套的下游支渠却迟迟上不了马,只有沿干渠附近的乡镇村庄能够利用干渠进行灌溉,而更多的村庄只能‘望渠兴叹’。”裴春亮无奈地摇摇头。

他还打了一个比方,“在水利建设方面,国家的资金和政策都很好,水利建设投入的资金也很多,但不能像撒胡椒面一样,要向偏远农村地区的小配套工程的多倾斜。”

因此,裴春亮建议国家要制定农田水利发展规划,完善管理体系,要根据农田水利存在的问题和面临的任务,明确各级政府和水利部门的责任,统一协调标准农田建设、土地整合和整理、小型农田水网的建设等发展规划。

此外,他还希望政府能设立农田水利建设专项资金,同时下放相关水利设施建设的审批权,地方自己来支配相关的财政。

本文来源:映象网
0
问题反馈